“包包”这个词,上下嘴唇轻碰两次,像一个吻,有种奇妙的对情人似的爱抚。天然的,说出口就是种诱惑。

想起我刚工作的时候,住在我姐姐家。有一天,我姐姐花了五千块买了一个钱包。我惊呆了,问她:“为什么要花5000块买一个钱包?为什么不花100块买一个钱包,然后把4900放在钱包里?”我姐笑了笑:“这不一样,你现在还不懂。”

我现在大概能懂了,这是昂贵而美貌的东西,带给人的愉悦感。但我还是不会这么做。我可以接受比刚工作时材质更好、更贵一些的钱包,但包带给我的愉悦感依然是有限的,五千块可以做很多事,钱包带给我的愉悦感,还是无法和五千块等值。

我对包没什么追求,我是可以一年只用2个包的人,一个轻便斜挎包,忙碌时用;一个手拎包,悠闲时用。当然也可以看出我是个懒于衣着打扮的人。

偶尔有些情况,也会买包。

这个周末,因为爸妈照顾星仔辛苦,我和老公想借着婆婆生日的由头,给他们来点儿物质犒劳,于是我俩难得地去逛了商场。

妈妈是很实在的人,我们先前就侧面了解过她对包包的需求:夹层要多,容量要够,皮质要软,黑色百搭,娇小,斜挎包。

我们自行补充的要求是:要买那种,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牌子,一看就知道是名牌,同时实际价格不能过高,计划不超过三千块,太贵了没必要。

逛了好多家店,发现现在好看的包,往往没什么夹层,也就侧袋放个手机。要又好看、又内袋多、又娇小,还真不容易。

看到好几个小得只能放进手机的包包,跟我的手差不多大……一开始完全不能get她们的美,后来看多了,我觉得如果是我自己用的话,一千以下可以考虑,完全不实用,也就出去玩拍照片凹造型好看,不过应该不属于妈妈会喜欢的类型……好在包店挺多,终于,一番眼花缭乱之后,找到了符合妈妈要求的心仪的包。原价也是高得吓人,服务员说打七折,就收了。

完成任务,一身轻松,距离买好票的电影开场还有一段时间,于是决定自己也逛逛包。

于是我们进了一家汇总型的“××奢侈品行”。黑金色调的装修,门可罗雀。

现在的包都不标价格,光鲜亮丽地挂在墙上,让你仰视,在寸土寸金的商业圈,根据“包均占地面积”,可以勉强判断它的身价。

老公一边盯着手机玩手游,一边头也不抬地很大气地说:“看啊。试试啊。好看就买啊。”

我还真看中了一个包。是摆在上属下第二排,一个正红色的马鞍包,大概能装个手机,折叠伞够呛的那种大小。

营业员走过来,戴着白手套,化着精致的妆,很职业地微笑着说:“喜欢可以试下。”当天我们穿的很随便,白T黑裤小白鞋,可能是手里提着的几个大纸袋,无形中让我多了几分底气。

营业员正要作势取包,我问她:“这个包什么价格啊?”

“2万……”后面的千位数我已经没在听了,反正已经不重要了。

看着营业员作势取包,我来不及思考,我的面子指挥着我的面部肌肉,流露出云淡风轻的表情,阻止我的嘴不争气地说出“不用拿下来了谢谢再见哈”这样的话,我甚至微微点了下头。但与此同时,我又不自禁地想哈哈大笑,这种难以言说的心情,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骑虎难下的尴尬状态特别搞笑。

老公从游戏里抬起头,问:“有什么优惠活动吗?”

营业员把包递给我,热情地说:“有的哦,两件九折,三件七折。”后面的话我又没在听了……我在想该怎么体面地放下这个烫手的包。

“您可以买一个包,再买那边的衣服拼单。”营业员手一指,那边有一个移动衣架,第一件衣服是胸前写着supreme字样的黄色卫衣,有点眼熟,好像“中国有嘻哈”那帮人喜欢穿的那个品牌,如果我没记错,应该也是一件卫衣好几千的。

“哦。”

一转身就是全身镜,我忍不住透过镜子看了眼老公,他的小眼睛闪闪发亮,已经绷不住在裂开嘴无声地笑,显然完全明白我的心理动态,可能还有点看好戏的心态,看我怎么演完这出。

我在全身镜前背上了这个小包,包确实还不错,全身泛着人民币的金光,贵气逼人,营业员微笑着赞美道:“很适合你啊。”

我左右扭动了两下,两秒后,微微摇摇头,略带遗憾地说:“有点小”。快速取下包,还给营业员。

强装暴发户,最后还像模像样地挑了个毛病。老公忍不住笑得脸都憋红了。我也忍不住为自己的猥琐笑得走形,赶紧用手捂嘴。

营业员就这样看着我们俩奇怪的笑,没再说什么,默默地把包放了回去。我猜营业员见过不少像我们这样,其实一听价格就被吓退,只是碍于面子试了试,最后还死要面子地表示“看不上”的顾客,说不定早已看穿了我。

我说了声“谢谢”,赶紧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出了店门,我们走到一个转角,终于放肆大笑,相互嘲笑。这就是老夫老妻。不要面子,彼此心照。

看来脸皮还是薄啊。

老公说:“其实以后大家心态都要放好。就应该实话实说,看到这个包的价格,就直接说‘这个太贵了,不要了’。营业员也是消费者,大家都是老百姓,可以将心比心的嘛。”

我则感慨,因为平时不逛奢侈品店,不了解行情,懂的人应该一看就知道价位了,难得逛一次就出了洋相。